欢迎来到家禽网

演示站

当前位置:

祥云县灵山土鸡苗今日价格

时间:2019-12-16 01:54:00出处:励志人生阅读(229)

“哦?这两者有何区别?”江仁山问道。

乐山大师说道:“不行,这两条路是完全不同的,修真者的灵魂最终要融入到元婴中,而佛修的灵魂则转化成了元神。人都只有一个灵魂,所以不可能同时修真和修佛。”

“好了,老衲也要回去了。”乐山大师站起身,“如果江施主有空,不妨去新竹城隍庙找老衲。”

快艇刚刚启动,远处一道剑光而来,直接落在了快艇之上。江仁山连忙从驾驶室出来,躬身行礼道:“见过璇玑子前辈。”眼前这人竟然是驻守在玄宝洞天的元婴后期高手璇玑子。

璇玑子为人和善,之前还叫江仁山多去他那里交流禁制,但江仁山一直没有空,所以没去。

江仁山笑道:“我在台岛的大学念书,遇到一点事情出海一趟。前辈你怎么突然想着要畅游南海了?我这正好有船,可以捎你一程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听到江仁山的话,璇玑子笑道:“我还用得着你带!对了,你就在附近,有没有感觉到附近有修真者战斗?”元婴后期高手御剑可比船的速度快多了。

江仁山面色古怪,说道:“你还真问对人了,战斗者不是旁人,正是晚辈我。”

“哦?说来听听。”璇玑子愣了一愣,立即问道。

江仁山便将与吴武希大战的来龙去脉解释了一番,璇玑子说道:“原来是交趾的恶道人,死就死了吧。”以璇玑子的修为,恶道人只是有所耳闻,根本没有放在心上。“对了,你刚才说与你共同应敌的是乐山?没想到当年一个小沙弥,现在也有如此成就了,可喜可贺。”璇玑子接着笑道。

“唉!”璇玑子叹了一口气,“这涉及到修行界的一件往事,你初入修真界不久,又没有人指点你,难怪不知道这件事情。”

“哦?其中有何隐情?”江仁山立即来了兴趣。

江仁山觉得好笑,立即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罐可乐递给璇玑子,心中却暗道:“佛修大师和修真前辈也爱喝可乐?这倒是一件奇闻。”

璇玑子一口气将可乐喝完,准确无误的将易拉罐丢进了垃圾桶中。而不是直接丢进海里。没想到他这样的一个老古董,竟然也懂得爱护环境。

喝完之后,璇玑子这才缓缓说道:“大约在一百多年前吧。那时华夏修真界还不分修佛和修真,大家的关系也很融洽。你学过历史,应该知道从那时起,*便开始动荡起来,百姓们处于水深火热之中。我们修行之人向来不怎么干预世事,但这次是外族入侵,国外的修行者也参与了进来。我们再也不能置身事外。”

“原本*就已满目疮痍,这一战无疑是雪上加霜。”璇玑子再叹了一口气,“佛修们对此很不满,争吵越来越重,最后决定与修真者决裂,并从昆仑洞天中搬走了所有与佛修有关的典籍,随着国党一起去了台岛。不再与我们来往。”

“我们这些修真者原本就有愧,更觉得难以启齿。久而久之这件事情就被大家选择性的遗忘。”璇玑子说道,“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,我们必须往前看。大家同属华夏一脉,应该携手并进才对。这件事情你做的不错,争取与台岛的佛修们搞好关系。”

江仁山没想到自己无意间的举动,竟然成为了修真者和佛修之间关系缓和的纽带。

“好了,既然事情已经查清,我也该回去了。”璇玑子说道,“你如果有空的话可以去一趟玄宝洞天,那里与之前完全不同,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”

“哦?那晚辈还真要去看看了。”江仁山笑道,说到这里,他陡然想起了刘根,连忙拉住璇玑子,接着说道:“前辈且慢,我刚才见到了刘根前辈,他的修为似乎恢复了一些,神智也更加清醒。”

“嗯,我先走了。”璇玑子说道。言罢,他祭出飞剑,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远处。江仁山摇摇头,继续开着快艇,朝着目的地进发。

一天之后,江仁山提着阮天惊来到了一处无人的小岛。阮天惊依旧昏迷着,并没有醒来。

这个小岛非常小,直径不到百米,上面的树木不多,也没有淡水。因此,这里不适合人类生存,只有些许海鸟在这里暂歇。

江仁山冷哼一声道:“不用费劲喊了,你的吴爷爷已经被我干掉了。我劝你乖乖的配合我,还能给你一个痛快。”

“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应该知道吧?”江仁山拉起阮天惊,让他好好看一看自己目前所处的位置,后者看清之后面若死灰,说道:“知道。”

“很好,打开机关吧。”江仁山说道。他已经用神识将整个岛屿扫了一遍,知道阮天惊为自己准备的藏身之所在哪。不过,那里各种现代机关很多,如果强闯的话会启动自毁装置。

江仁山眼中露出一丝冷意,喝道:“你没有跟我讨价还价的条件,快去。就算你不动手,我也有办法进去,只不过会稍微麻烦一点而已。”

阮天惊先是输入密码,然后通过了瞳孔和指纹识别,大门才缓缓打开。

“请。”阮天惊低头说道,在他低头的那一刹那,他的眼神露出了疯狂的恨意。

走近大门,里面是一条狭长的通道,渐渐的通往地底。走了越十几米,通道的壁面便变成了岩石,面积也变得越来越大。

“哼哼,你不仁,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!”阮天惊心中咬牙切齿道。

江仁山摇头道:“我不会相信你的。”说完伸手一招,便从阮天惊的口袋中拿出了一个遥控器。这个遥控器是控制密室机关的,只要输入密码轻轻一按,整个密室将会成为一片废墟。

只可惜,阮天惊的想法很美好,但现实却不如他的意。江仁山的神识何其厉害,阮天惊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,更没有放过那个可疑的遥控器。

“走吧。”江仁山微微笑道,他让阮天惊走在前面。后者无奈,只好当先进入了密室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黄金最扎眼,江仁山便当先走到堆放黄金的位置。“你这个口味还真独特,也不找个箱子把金条给装起来。”江仁山笑道。

阮天惊没有应声,江仁山也不在意。他能理解阮天惊的想法,如果是以前的他,面前摆了这么多黄金的话,也会这样摆出来欣赏的。

阮天惊的嘴巴一咧,他极为心疼,这些黄金可都是他辛苦积攒的,没想到便宜了江仁山。他只顾着心疼黄金了,倒没有意识到挥手间黄金全部消失是一件多么神奇的事情。

距离黄金不远处,有一个中型的保险柜。这保险柜是高科技的那种,采用机械与电子双重加密,基本上不能被破解。当然,这个保险柜也有自毁装置。

“又你妹!”阮天惊心中暗骂,“这都是老子的钱。老子可没想给你。”当然,这话他也只敢放在心里,可不敢当着江仁山的面说出来。

“嗯?这是什么东西?”拿走了五百万美金,江仁山发现保险柜里竟然有一个暗格。打开一看。里面装了几份薄薄的文件。“这是什么?”江仁山问道。这文件并非以汉语或英语写的,他可不认识。

阮天惊说道:“是我*的证明。”

“你……”阮天惊额头上青筋毕露,正想要发火,但被江仁山一个眼神给浇灭了,“你拿就拿了吧。反正也没什么用。”其实这些文件是密室中最值钱的东西,那涉及到的资产不少于一亿。都是他暗中控股的企业。

看完了保险柜,江仁山再将视线转移到最后一个箱子里。这个箱子倒没有上锁,打开一看,里面竟然装的是一个玻璃瓶,瓶中放着一只米粒大的虫子。如果不是江仁山眼神好,恐怕会忽略掉。

这个虫子浑身雪白,没有眼睛,也没有腿,只有一张口在不停的张合。江仁山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虫子,不由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一年前我去亚马逊森林培育蛊虫,偶然遇到这只虫子。当时我命令蛊虫去攻击它,但还没靠近,蛊虫就全部死了。我立即抓住他,想要培养成我的蛊,但无论怎么尝试都失败了。”阮天惊说道,“对了,它最喜欢灵石,你看玻璃里面,还有一些灵石残渣。”

“真快!”江仁山震惊了,灵石是以元力凝聚而成,即便是他,要吸收三分之一块中品灵石,也至少要耗费一天,而这小虫子竟然不到五分钟就吸收完了。

阮天惊也很震惊,但他震惊的不是小虫子吃灵石的速度,这个情况他早就发现了,他震惊的是江仁山竟然随意就拿出了一颗中品灵石!

要知道,那可是中品灵石!在灵气匮乏的地球,下品灵石就已经不多见了,更何况中品灵石,那几乎已经绝迹!

“暴殄天物!暴殄天物啊!”阮天惊喃喃自语道。降头师也要修炼,只是方法与修真截然不同。传统玩蛊虫的降头师,都是喂养本命蛊,养足之后再反补给自己,阮天惊也不例外。

江仁山连上品灵石都有大把,自然不会在意区区一颗中品灵石,他对小虫子更加好奇了,这样奇特的虫子绝非籍籍无名之辈,他要带到玄宝洞天,让璇玑子前辈看一看。念及此,江仁山试着将玻璃瓶整个收紧储物戒指,让他更惊讶的是,这只虫子竟然也被收进去了!

分享到:
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,仅供参考,希望对您有帮助!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