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家禽网

演示站

当前位置:

麻栗坡县乌黑鸡苗价格走势

时间:2019-12-10 03:33:00出处:励志人生阅读(229)

只见林殇整个人陷入墙壁之中,同时他的胸口上出现了一道狭长的伤口,几乎将他真个胸膛剖开。鲜血不断从伤口中流出,将他身前的衣衫染成触目心惊的猩红色。二人目光透过那几乎横贯整个胸腔的伤口,依稀可以瞧见森然白骨显露。

“哼。”宗志冷哼一声,看着好似因为重伤失去意识的林殇说道:“我现在就去结果了他,免得旁生枝节。”

凌霜眯着双眸,对方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势,肯定没有反抗能力了。但是不知道为何她心里总有一丝不妥之处,不过她却想不出这不妥之处到底是什么地方,于是出言提醒道:

“宗兄,你小心一点,不知道为何我心里总有一丝不安。”

宗志闻言,眉头一皱的点点头。虽然不明白凌霜何出此言,但是还是打算听进去。其实就算凌霜不说,他也不敢大意。毕竟此人能够在那老者手中脱身,难免手中还存有手段。

宗志凝神戒备的朝着林殇缓缓走去,整个心神都聚集在林殇身上,只要对方有一丝异动,他就立马后撤。

直到宗志走到跟前,林殇都未曾动过一下,一副昏死过去的样子。

“看来是凌霜多心了,受了我那一招,以他开光初期的修为,能保住不死已经难得了。”宗志心里一松,对林殇的警戒也消散。

突然,原本低着脑袋的林殇猛地抬起头,眼中露出嘲讽的看着准备动手了结他的宗志。

林殇等的正是这个时候,这宗志手段不俗,想要尽快拿下此人,如果不以身涉险,恐怕不是易事。于是他当时就故意中了宗志那一道风刃,之后的剧本果然按照他的预想进行。可是他还是小瞧了对方此招的威力,如果不是之前将那老者的气甲术学会,恐怕现在他就不仅仅被胸口被剖开一道豁口那么轻松了……

瞬间,宗志胸前衣衫顿时被鲜血浸湿。一股钻心的疼痛瞬间将心神紊乱的宗志拉了回来。

宗志余光扫过胸前血肉翻卷的伤口,顾不得多想,他此刻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,就是立马远离林殇,否则真的可能死在这里!

就在这时,宗志的的右手臂上突然出现一条白绫。紧接着那白绫陡然一拉,宗志整个人朝着后面飞去。

“凌霜。”林殇嘴角浮现一抹冷笑,看着救走宗志的凌霜。

林殇眼中闪过一道精光,心中一动,四把闪烁锋利寒芒的飞剑悬空而立。

“疾!”林殇低喝一声,连同他手中那柄飞剑在内的五把长剑,化作五道流光,紧随其后。

“斩!”

那五道流光中顿时散开,其中一道速度陡然激增。刹那间,堵住二人后退之路,凌空一斩。

“难道你以为此人会放过你不成,要想活命,就不要心存他念?”

凌霜脸色一滞,无言反驳,毕竟那份好处,她也收了一半。

“我自然也知道。”

宗志神色阴沉的点点头,虚着眼睛道:“所以你尽量拖延,为我恢复多争取点时间。”

“他哪里去了?”

“上面!”一旁的宗志,猛地抬起头看向天空,只见一道胸口染红的身影,手持一柄黑色长剑,亦不可阻抗的气势朝着他们二人斩来。

林殇见到飞来的白绫,嘴角露出一抹冷笑,手中黑剑一挽,一剑斩在那疾驰而来的白绫上。

但是凌霜和宗志二人却也丝毫不敢掉以轻心,皆是神情戒备的看着落地的林殇,注意他的一举一动。

就在这时,原本将二人围绕的五柄飞剑竟然纷纷落地,剑尖插入泥土之中。

回想起之前的一切,此刻他们内生竟然生出生出一种让他们都感觉恐怖的念头,似乎他们的每一步都落入了对方的算计之中。

就在这时,林殇嘴角浮现一抹笑容,心头一动的瞬间。剑阵之中那疯狂窜动的剑气顿时更加狂躁起来,仿佛是为了回应林殇心中的杀机!

嘶嘶声不绝于耳。

凌霜和宗志毕竟都是开光中期的修为,面对这百柄小剑却也不是没有丝毫的招架之力。

而宗志先前被林殇斩上两剑,已经身受重伤,根本不敢继续动用力量。但是此刻,为了活命,他哪里还会在乎这伤势会不会加重的问题。

第二十五章 灵寂一指

片刻过后,凌霜和宗志二人全身上下竟然布满了细小的血口,全身被鲜血染红,如同一个血人般。︾頂︾点︾小︾说,www..com

慢刀割肉,却也无可奈何!

宗志二人听后,脸色皆是变了数变。

“我不知道说什么!”宗志的语气显得异常底气不足。

“凡事都讲究一个证据,你说这话,可有什么凭证?”凌霜余光一扫宗志,心中暗骂了一句没用的东西,当即出声反驳道。

“凭证?”林殇嘴角挂着一抹嘲讽,心道都捅破那层纸了,这凌霜仍旧嘴硬。“林某此番前去捉拿章山,不过是宗内为了考核我是否有资格继任铁长老的位置。只要我成功缉拿回章山,那外门执法堂长老之位必然属于我……但如果我未能回来,那位置回落到谁的身上了?”

“林某当日看在大家同位同宗的份上,主动引开那老者,为你们争取生机。可没想到你们既然借此意图谋害林某的性命,从而完成林虎的交代。”林殇冷笑的看着二人,道:“你们莫以为我林殇真是那软柿子,可以任意拿捏?”

“现在你困住我二人,想说什么还不是你张口就来。说到底你不过是为了报复当日我们弃你的私仇,为求名正言顺,竟然想要诬陷我们暗中与林虎长老勾结?”即使说道这个份上,凌霜仍旧不肯松口,因为她知道只要他们一松口,自己二人的生死就真的落到对方手中了。

“原本想着只要你们二人承认,林某便交由宗内处置,可是你们却宁死也不肯承认。那么林某就如你们所愿,让你们真正的死去!”林殇突然咧嘴一笑看着二人说道。

“凝!”林殇轻声喊道,剑阵中剑气瞬间涌动,发出嘶嘶的破空声。紧接着剑气陡然朝着两处汇聚,竟在半空中凝聚两柄三尺长,两指来宽的纤细长剑。

二人脸色皆是一变,纷纷从这两柄纤细长剑中察觉到一股斩灭一切的气息,对方存了必杀之心!

“不行,我会死的……我一定会死的!”

凌霜此刻终于明白自己离死亡竟然如此近,近到只有自己与这长剑的数步距离。死亡的阴影和绝望的恐惧如同潮水涌出,淹没她那仅存的一点意志。

“斩!”

“等等!”

宗志终于无法忍受这死亡的迫近,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用尽最后一点气力喊道。

“嗯?”林殇右手一点,那长剑陡然一顿,随后他双眼看向跪在地上的宗志。

分享到:
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,仅供参考,希望对您有帮助!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