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家禽网

演示站

当前位置:

洱源县脱温红羽380鸡苗价格行情

时间:2019-12-16 02:46:00出处:励志人生阅读(229)

“嘿嘿,我就没怕过!这是什么阵法?即便黑炎前辈都无法一击而破,更别说江仁山了。”

在远处围观的人,见到江仁山竟然差点将护山大阵击破,顿时聒噪起来,连呼不可思议。

“刚才那一击,绝对没有这么强,应该有别的原因!”

众人都在议论纷纷,因为刚才江仁山那一击达到的效果,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。江仁山不过元婴期修为,即便能够越级作战,光团的威力堪比化神老祖一击,但也不能做到将护山大阵打到那个程度。除非,江仁山能够越两大级,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此言一出,众人恍然大悟,立即点头附和,这是一个很可信的说法。者空山庄的人听到之后,不由暗暗咬牙,只能怪江仁山的运气太好,竟然刚好打在了基点之上。即便是昆仑联盟的人,也认为江仁山是运气好,一下子打在了基点上。

虽然基点是游离不定的,但阵基却是固定的。江仁山如此密集的集中大阵的破绽,使得阵基压力过大,出现了损坏的情况。

所有人目瞪口呆,一脸的不可置信。别说者空山庄的人,即便五位老祖,也不认为自己能够攻破者空山庄,只想着把他们压得不敢出头就行了。没想到现实来得如此惊喜,江仁山竟然凭借一击之力,将者空山庄的大阵给毁了!

大阵一毁,昆仑联盟的修真者立即蜂拥而上,发泄刚才被动挨打的怨气。一时间,昆仑联盟的修真者气势大盛,发挥出了十成的力量,将者空山庄的人杀得人仰马翻,一时间不少人身受重伤。

昆仑联盟并不像把积怨闹得太深,因此都没有下死手。另外,他们也没有一时贪图痛快,用那些极其耗费元力的法术,以免被围观者捡便宜。要知道,昆仑联盟是外来者,一切行动都必须小心谨慎。

就在此时,江仁山陡然有些心悸,于是他立即瞬移到一旁,只见他原来出现的位置,陡然出现了一个人影。此人脸色阴霾,眉头微皱,显然对刚才没有偷袭到江仁山而不满。

“死!”那人没有回答,竟然下了狠手,似乎一副要将江仁山置于死地的样子。江仁山有过与化神老祖对战的经验,立即施展绝招杀了过去。

昆仑联盟的人见状顿时一惊,竟然有化神老祖来杀江仁山,当下,他们立即分出三人,与江仁山合击此人。

“竟然是熊疯子,这下江仁山有难了。”

“熊疯子是谁?”有人不知道这个名头,立即问道。

“这谁知道呢?不过,如果是熊疯子出手,那就没什么好说的,谁懂得疯子的想法?”

江仁山等四人与熊濮存打得焦灼,后者眉宇间已经有些不耐。突然,熊濮存大喝一声,一股庞大的气息从他体内爆出,随后海量的金色光刃朝着四方射去。

“喝!”为了壮势,江仁山大喝了一声。

土行老祖一直很低调,而且平时很少说话。五行老祖中,以木行老祖为首,大多数时候,都是他在发号施令。

所有人都惊呆了,这是怎样的一双手,竟然比法宝还要厉害?特别是那一拳,众人明显看到,熊濮存身上的法宝全部化作碎片,内脏也全部碎裂。

熊濮存在半空的时候,便掏出一个玉瓶,往嘴里猛塞丹药。等到伤势稍稍稳固些,他竟然不顾伤势,化作了一道流星,握着飞剑向土行老祖冲去。他的身上冒出一层血光,显然熊濮存是拼命了的。

土行老祖冷笑一声,站在原地屹然不动,等到熊濮存攻来之后,他猛然再挥出一拳,与熊濮存硬碰硬来了一记。

“轰!”一声巨响之后,熊濮存的飞剑从中而断,随后,熊濮存的脸色变得通红,一声暴喝之下,身体陡然爆开,一个元婴慌慌张张的飞了出来。

熊濮存的元婴飞出之后,立即钻入地底消失不见。在这个时候,只要土行老祖跺一跺脚,熊濮存便会身死魂消。不过,他并没有这么做,而是拍了拍拳头,像一点事都没有的样子。那情形,仿佛枪战片中的大佬,在击杀对手之后,口吹枪管上的硝烟一般。

不过,土行老祖放过熊濮存,但江仁山却不想放过。一来,这位竟然向他下杀手,如果放过他的话,别人以为自己好欺负。其次,这可是化神期老祖,只要不死,以后转为了灵修,来无影去无踪,会对昆仑联盟造成威胁。要知道,以后他们是打算融入到这里的,那些低阶修真者会下山力量,要是被熊濮存给盯上了,恐怕不太妙。

江仁山的元力消耗得差不多了,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了攻击力。只见他眉头微皱,全力运转神识,脑袋上的光芒大盛。此时,距离熊濮存的元婴逃脱不过两秒钟,还没有深入地底,江仁山的神识很容易便锁定了他。

“嘛呢叭咪!”江仁山口中大喝道。六字大明咒一出,所有人都觉得脑袋一晕。有肉体保护的修真者都不舒服,更何况单独一个元婴?熊濮存惨叫一声,元婴上的小眼睛瞪得非常大,露出无比怨毒的颜色。

元婴是纯粹的能量体,如果失去了灵魂,会自动的消散。当然,在特殊的情况下,元婴可以保留。比如在元力充裕且寒冷、具有玄冰的地方,元婴会被冻结。如果侥幸吸纳了一些玄冰精华,将残存的破碎灵魂激活,便会形成冰精魄。冰精魄并不是生命,但会本能的攻击一切靠近的生物。由于它悍不畏死,又冰寒无比,因此非常的厉害。

看到熊濮存逃走的那片区域,元力陡然浓郁了许多,所有人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不由打了一个冷颤。要知道,星力世界承平已久,没有大的冲突出现,加之化神期老祖已基本站在了修真者的最巅峰,因此已太久没有听说过哪个化神期老祖陨落。

或许有强者看出了土行老祖的外强中干,但那又怎么样?他们原本就不打算给自己的门派树敌,何必说出来白白做恶人?

此时,土行老祖勉强缓了一口气,能够走动了。他来到江仁山的身边,口中问道:“没事吧?”但暗地里却传音:“江小子,快喂我一枚疗伤和恢复元力的丹药。”

江仁山这才明白,土行老祖刚才耍的那番威风,并不是没有代价的。不过,这样才说得通,那熊濮存是一位化神老祖,哪能轻而易举的被两拳击杀?土行老祖盛怒之下,不惜代价施展绝招这才快速击杀对方。

“昆仑联盟果然实力强悍,者空山庄甘拜下风。”庄力说道,“之前的事情,是我庄不对,我庄甘愿赔偿,不知木行道友意下如何?”

“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,在下蒲安,愿意做一个和事佬,还请两家罢手言和。”一个中年打扮的人出列说道。

不知道蒲安真人的心态是怎样的,但他的确是修真界的老好人,颇得很多人的信赖。这种和事佬并不好做,有时吃力不讨好。

听到江仁山的话,木行老祖看了他一眼,笑道:“看来你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成熟,以后昆仑联盟交到你手上,我们绝对放心。”已经活了一两千年的他,已经有足够的耐心和智慧,即便没有江仁山的提醒,他也决定见好就收了。

蒲安真人出现之后,天罡真人带着玄参真人等门下弟子也跟着过来了,笑道:“江仁山,也卖我们一个面子,这事就这么算了?”

江仁山认识天罡真人,忙前去见礼,并将五行老祖等人介绍给他们,并说道:“这位便是玄参师伯,是紫霄派的掌门,以前给了我很多照顾。”

者空山庄虽然被打得很惨,但好在没有人死,这让他们对昆仑联盟的恨意不强,甚至很敬佩。如果是别的门派打上门来,那顾得了这么多?直接下死手比较保险。昆仑联盟敢留他们一名,说明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。

由于投降比较及时,者空山庄保存完好。连一栋建筑物都没有倒塌。从这个角度,者空山庄绝对要感谢熊濮存,是他用性命换来的果断投降,才保住了这份基业。

庄世无可奈何。既然实力不如人,与其玉石俱焚,不如委曲求全。再说有老好人蒲安真人在,应该不会太过吃亏。他们也想明白了,昆仑联盟之所以强势打上门,而不是暗中偷袭,就是想要彰显实力。最明显的证据,那就是他们故意要一个不可能实现的赔偿,而且大打出手后并没有杀人。

“我们的选择是对的。”庄世传音给庄力道。刚刚说要投降,对方就答应了,显然自己猜测完全正确。

众人稍稍叙了一会儿旧,庄力便将话题转移到赔偿问题来。木行老祖说道:“我看贵庄的护山大阵不太牢靠,估计贵庄也不景气。这样吧,一亿灵石,这是我们的底线。”

木行老祖眉头一扬。暗道:“这蒲安真人果真是老好人,只是情商却有些低了。”如果是那些不讲理的人,蒲安真人刚才那句话就已经得罪人了。

木行老祖并没有说话,江仁山笑道:“当然,这么多灵石不是一次性给清。首期付一半,余下的分五年还清,每年一千万灵石,如何?”

此言一出,蒲安真人便不讲话了。他情商虽低,但并不是愚笨之人。江仁山的这个条件,已经让步足够多了,起码给了者空山庄缓冲的时间。如果对方在这几年内实力突飞猛进,还可以赖下剩余的灵石不给。

者空山庄的护山大阵已经被毁,损失超过几亿灵石。好在只要找到足够的材料,这个大阵是可以恢复的。

封山对于一个修真门派而言,是最后关头才会做出的选择。封山之后,除非仇怨极大,否则其余门派是不会赶尽杀绝的。如果封山之后还继续攻击,那意味着两者不死不休。当然,封山并不是嘴上说说,也要有实际行动。宣布封山的门派,会启动最后的防御阵法,将核心区域包围起来,即便是自己人,都无法轻易下山。

封山大阵是一个门派的重中之重,向来不会假手于人,都是自己门派中人布置,而且只有掌门、传承长老等寥寥数人,可以掌握这个阵法。封山之后,只有该门派认为自己的实力恢复到一定程度,认为有自保之力了。才会低调开山。不过,一般情况下。宣布封山的门派只会越来越差,即便开山时能振兴一下,也不会长久。原因很简单,因为封山之后得不到资源,消耗的是这个门派最后的底蕴。等到底蕴消耗光,这个门派离没落也不远了。

封山的代价太大了,一旦封山,表明除开封山大阵覆盖的区域,其余地方全部不要。任何人都可以占据。该门派所占据的灵石矿、炼材矿等,会被人瓜分。这些矿脉是不能够损毁的,因为在一定程度上,这便是割地赔款,换取对手的不赶尽杀绝。

因此,庄力听到火行老祖的话,才不敢反驳。因为封山对他们不利,没必要因为一亿灵石,便放弃各种矿脉、资产。

分享到:
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,仅供参考,希望对您有帮助!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