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家禽网

演示站

当前位置:

元谋县尼古拉火鸡苗附近哪里有卖

时间:2019-12-16 03:13:00出处:励志人生阅读(229)

对于这种用香火愿力的修炼功法,江仁山不屑一顾,他只看了一眼便将玉筒简收起,说道:“功法在这里,谁想要”

“我”

“我”众人纷纷举手叫道,疯狂的涌到江仁山的身旁,似乎要将他给淹没。江仁山心神一动,便站在了秦兵等人的身前,说道:“想要功法很简单,十亿精石,或者同等价值的材料。”

“这是我的”师才捷立即叫道。他心神一动,地面上便多出了众多的精石,数量比十亿只多不少。“江城主,精石在此,请把玉筒简给我吧。”

江仁山笑道:“借给你一刻钟,尽量将里面的内容记熟,然后把玉筒简还我。”

师才捷闻言无语,只要拿出一枚空白的玉筒简开始转录。在他转录的时候,江仁山说道:“看完之后要发誓,十年内不许传授给其他人,十年后无所谓了。”

十年的时间说短不短,说长不长。但是对于这些古隐者而言,晚一年就是极大的损失。绝不部分精石都被这些古隐者垄断了,没人会因为区区十亿精石而浪费时间时间。

很快,大家轮流参悟功法,而江仁山面前的精石也越来越多。加上原本居雯华手中的精石,他近日得到的精石数量超过了千亿这可谓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精石,秦兵等人的呼吸都凝重了许多。虽然这些精石不是他们的,但即便只是看看,都觉得心情愉悦。

江仁山不是吝啬之人,今天跟着出来的人,每人都有重赏,即便是秋水派的那些小家伙们也不例外。能够在六十位古隐者的压力下挺身而出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读完功法之后,大部分古隐者便告辞离开了。江仁山的战斗力让他们有些惊恐,不愿意在其身边多呆一分钟。而原本与其有旧的师才捷和霍宏伟则留了下来,想要与江仁山缓和关系。从现在来看,江仁山的实力太强了,如果想收集香火愿力的话,绕不开此人。

就在此时,远处几道光芒闪过,直接朝着自由城而来。江仁山原本以为是敌人去而复返,但用神识一扫之后,便露出一丝惊喜的笑容,叫道:“燕前辈易前辈”来者是燕开畅、易秋柏等五人。

“嗯你在就好了,没想到我们紧赶慢赶还是晚来了一步。仁山,居雯华他们呢”燕开畅叹道。

师才捷说道:“死了,其他人作鸟兽散了。”

燕开畅简直不可置信,惊问道:“你打败了这么多古隐者的同时进攻”

江仁山笑道:“没那么严重,这些人貌合神离,都出工不出力。前辈来了正好,我们商议一下后面如何发展。”

这些古隐者是一个不确定的因素,他们对转为佛修非常执着,这种是压制不住的,后面他们肯定还会来收集香火之力。因此,江仁山要与燕开畅商议一下,此后遇到这种事情该如何处理。

“师前辈,你们也来吧。”江仁山说道。

师才捷摇头道:“毁倒不至于,我们只是为了愿力,又不是想要杀人。不过,居雯华已经疯了,他会做出什么过激的手段,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当下,众人来到江仁山的府上,仆人们已经准备好了酒席,众人边吃边聊。先是说了一下近况,随后将话题转到正事上来。

江仁山对居雯华等人这么快便转为佛修非常惊讶,因为燕开畅等五人也有佛修功法,但至今还未完全成功。当问出这个问题之后,师才捷懊恼道:“原来燕兄也有佛修功法,唉”如果早知今日,当初就不该去求居雯华。现在功法是有了,但花费也不少。

燕开畅笑道:“这是仁山从坟巢中得到的,但是并不完整,还有三分之一没得到。不过,暂时也够我们用了。”

“真羡慕啊”师才捷叹道。

燕开畅得意洋洋了一会儿,但随后脸色一正,问道:“师兄,我们虽然得到了功法,但研究了许久,依旧不敢贸然改修,因为风险极大。能否询问一下,你们是如何做到的吗”

师才捷叹道:“说实话,我们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佛修了,而是做了一定的修改。”

“其实,我们论修为、功力,已经超过了佛修的罗汉境,但是比菩萨境稍弱。”师才捷说道,“罗汉境的标志是凝结舍利,所以我们便想办法将识海中的神水凝结,当做舍利来孕养,然后再慢慢的把魂魄融合进去,成为一枚真正的舍利。”

燕开畅惊叹道:“天才般的想法啊这是谁想到的他在哪里”

“哼。”江仁山轻声冷哼,既然是铁杆,那杀就杀了。

“但是要将神水凝结成舍利,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吧”燕开畅问道,“因为我们以前也想过将神水固化,但是都没有成功。”

“哦师兄可愿意分享”燕开畅问道。

师才捷说道:“这个方法已经半公开,我藏着掖着也没必要。这办法说起来也挺简单,只是大家没有想到而已,那就是吸收愿力,用愿力来推动神水的变化。现在想起来,光轮降魔功提到用愿力修炼,的确是一个快捷的途经。”

江仁山摇头道:“这固然是捷径,但是后患无穷。愿力天生便不纯,用它来凝结舍利很不牢靠。如果有一天愿力消失,舍利估计也会不稳。”

师才捷默默无语,但其实并不认可江仁山的说法。现在大家都无路可走,即便这条路有风险,他们也要走下去。

燕开畅惊喜问道:“什么物品”

“神石。”师才捷说道。

燕开畅顿时泄气,说道:“神石啊这东西已经绝迹了。”

江仁山心中微微一动,别人都没有神石,但他还有一块,如果真的能够让神水结晶的话,这倒是一个很好的机会。

这些年来,江仁山的识海进一步扩大,里面的神水也越来越多。不过,江仁山感觉到,神识的增长已经到了一个极限,即便神识越来越深厚,但是探查的力度、范围却没有丝毫增强。如果能够让神水晶化的话,绝对可以大幅度增强神识。

“具体做法是这样的”师才捷接着说道。他将众人合力完善的吸纳愿力、推动神水凝结成舍利的办法说了出来,如果有神石的话,方法也是一样的。

第502章 初战出窍

第503章 大战开启

广临海是出窍中期修士,但是在这种情况下,他不敢多运转元力,以免招来更厉害的天雷。梅白容也是如此,同样不敢动用太多元力,只不过它身为妖兽,虽然修为比广临海还要低一些,但依旧能够与之战得不分上下。两人战了约五分钟后,梅白容一招逼退广临海,随后突然倒飞出去,落在了树林之中,高声叫道:“暂且留你们一命,嘿嘿,等到雨季结束,就是你们的死期”他的声音越来越小,也越来越远,随后消失不见。“哼看你们海族愿意消耗多少族人在我大阵之下”广临海哼道。随着梅白容的离开,天上的闪电也渐渐停止,周围再次一片漆黑。广临海等三位老祖,三下两下便越过城墙,说道:“大家继续巡逻,不要让妖兽们进来了。”“是”众人齐声应道。沙菊月离开的时候,对着竺永逸说道:“你们这个小组不错,等下来护卫楼,结算这次的贡献点。另外,你们的任务提前结束了,后面几天好好休整一番。”众人投射过来羡慕的眼神,能够得到沙老的夸奖,那这次获得的贡献点应该不菲。而且,可以提前结束任务好好休息一番,也是大家说期待的。“多谢沙老”竺永逸大声说道。随后,他转头对江仁山说道:“这次借了江老弟的光,放心,这次额外奖励的贡献点,老弟得大头。”“那我就却之不恭了。”江仁山笑道。此后半个月都没有任务,竺永逸等人并没有来找江仁山,而是在府中修炼。很显然,大战即将开始,即便他们对临海城有信心,但心中的恐惧是很难消除的,只能尽可能的提升修为。半个月之后,再次轮到这一小队巡逻,江仁山依旧与陈丕和麻娥三人一组,巡逻一大片区域。不过,这一次三人并没有紧靠在一起,而是相隔了百米左右,让陈丕和麻娥也有锻炼的机会。十五天的时间,足够他们二人熟悉天眼透视之法了。江仁山位于中间,他的神识可以将二人给包囊进去,不怕出现什么意外。不过,除非遇到危险,否则他都不会出手。陈丕和麻娥学会了天眼透视之法,但并不意味着在森林中便可畅通无阻。天眼透视之法只能让神识波动若有似无,不会引来天雷和其余修士或妖兽的注意,但是想要神识在枝繁叶茂之中穿梭就办不到了,需要学习另外一门更有难度的技巧相阵神识探查术。半个月过去,森林中又有不少天材地宝成熟,江仁山等三人在森林中穿梭,虽然遇到了一些危险,但收获也不少,各种灵果、材料采集了十几种,还遇到过两次海族的妖兽。不过,这两次并不是梅白容亲自前来,而是它手下的化神期妖兽。这两只妖兽很聪明,在被揭穿之后立即逃遁,没有给江仁山任何的机会。这个消息传出之后,房海蓝担忧的说道:“江老弟三次发现要潜入的妖兽,那说明有此打算的妖兽有不少,还不知道有多少妖兽已经成功潜入了呢。”“寥寥一些妖兽潜入倒不要紧,在全是修士的城中,它们掀不起多大的风浪。”訾乐之说道。房海蓝说道:“我不怕它们暴起伤人,就怕偷偷摸摸的破坏大阵。我们之所以有底气抵挡得住妖兽围攻,主要还是因为有护城大阵,要是这倒关键屏障失去了作用,我们必败无疑。”此言一出,大家的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影。竺永逸说道:“这么简单的道理,我相信城主他们已有考量,无需我们担心。大家还是好好巡逻、办差,其他的事情就不要操心了。”两次任务之后,天上的雨已经没那么大了,雷电也稀疏了很多。除非动用高阶法术,否则很少会引来雷劈。这个时候,树林中的妖兽更多了,江仁山隐隐察觉到整个临海城已经被围了起来。沙菊月将所有巡逻的人都收了回来,城上的大阵已经开启一部分,可以防备外人入侵,无需让人在外巡逻了。整个城池的气氛变得十分凝重,马路上几乎没有闲逛的人群,但各个交流会却变得更加频繁起来。江仁山在这里呆了两三个月,对周边的环境也已经比较熟悉了。因此,他跟着竺永逸等人参加过几次交流会。但是,这类交流会的主要目的还是物品交易,修行上的交流很少。几次之后,江仁山便没有了兴趣,后面就推脱没有去了。但是,白泽老祖等人却很热衷,他们出了几次任务后,将一些贡献点用了,换取了一些能用得上的物资。麻娥和陈丕也频繁出现在各个交流会中,他们用一些积压的法宝换取了不少好东西,甚至在临海城中引来了一场说大不大的议论。在妖兽围攻的紧要关头,竟然还有人用法宝、丹药换取各种材料,这有些反常了。虽然总有一些人受不了诱惑,趁着价格低廉的时候换取一些材料,但陈丕和麻娥二人换的数量未免太多了。幸好这类交流会都是蒙面进行的,两人的身份没有暴露。不过,只要有心人肯调查,还是能发现一些端倪的。“不要再去了。”江仁山沉声说道,“这段时间你们已经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,而且这毕竟是与城主抢生意,还是不要做了。”“是,师傅。”麻娥点头道。这段时间他们大赚了一笔,已经很满意了,贪心不足会招来祸端,这个道理麻娥也懂。很快,雨季彻底结束,而外面的妖兽密密麻麻的将整个临海城给围了起来,让江仁山惊讶的是,遥远处隐约有光芒闪过,显然妖兽中也有懂得阵法的存在。江仁山等人站到了城头之上,望着底下层出不穷的妖兽,不由叹道:“这妖兽可真多”这里的妖兽,数量或许比不上以前遇到的兽潮,但平均修为却提升不少。放眼看去,基本上没有低于三级的存在。也就是说,这里最弱的妖兽,都堪比金丹期修真者。“广临海”突然,妖兽之中有一只巨鲨般的妖兽高声叫道,“赶紧出来投降,我还可以饶你一命否则的话,整个临海城将会被我海族踏平”“哼哼,沙元霸,想踏平我临海城,还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”城主广临海高声叫道。“袁景龙那个老不死呢现在都没看到他,该不会已经死了吧”沙元霸眼珠一转后高声叫道。广临海哈哈大笑道:“这点小事用不着惊动袁兄,想要见他的话,大可以进来看他。五百年未见,让我们看一下你有没有什么进步”“哼进步自然比你更大一些。”沙元霸大叫道。在两人互打嘴仗的时候,麻娥传音问道:“这只巨鲨的修为有多高啊”江仁山说道:“从气息上判断,应该与城主差不多。”广临海有着出窍中期修为,那只妖兽估计的修为也相仿。一人一兽打了半天嘴仗,终于开始打了起来,一时间各种法术闪落,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。刚开始的时候,双方互相丢远程法术,妖兽和纹符者,纷纷化身炮台,不计成本的将各种法术丢了出去。就这一轮轰炸过后,双方各有损伤,一时间残肢断臂乱飞。江仁山震惊了,这样的情景,就跟凡人打仗差不多,没想到在修士和妖兽之间,也能看到这一幕。“杀”竺永逸大叫一声,带着众人直接跃下城头,开始准备各种法术。两轮齐射之后,混战开始了。江仁山也跟着跳了下去,而陈丕和麻娥二人,一直落在江仁山的身后。竺永逸找了一个对手,直接杀了过去,江仁山神识一扫,只见周围全是妖兽,根本来不及分辨,见到妖兽就直接杀了过去。江仁山的身形在各个间隙中穿梭,每次身形过后,都必然有一只妖兽毙命,一时间他身旁的妖兽消失了几十只,形成了一个小的真空区。“别猖狂,我来会你”突然一身炸雷般的声音在江仁山的耳边响起,随后一个火球如同燃烧的小太阳向着江仁山射来。这个火球炙热无比,连空气都快要被烧红了。“轰”江仁山闪身避开,火球直接撞在了地上,激起了一团灰尘,等到灰尘散去,出现了一个巨人。这巨人有着雄壮的四肢,外貌与人相差不算太多,但身高达到了八米,浑身毛茸茸的。“火猿”江仁山顿时认出这巨人是什么妖兽,原来是一只火猿,难怪能化身一个炙热的火球。“吼”火猿大吼一声,声音震动地面,随后它眼睛一闪,两道光芒而出,化作两道光箭,朝着江仁山而来。那光箭的威能可怕至极,射出时便长达二十丈,瞬息之间到达了江仁山的面前。江仁山身形微闪,光箭擦着他的鼻子射过,但是他侧后方的修士和妖兽就没那么好运了,被这两道光箭穿透,一连串了十几个才消散。“死”火猿一击不中,并没有在意,而是再次怒吼一声,手里多了一根长铜棍,直接朝着江仁山的脑门劈来。这铜棍还未近身,但让人震撼的杀气便让人手脚发软。如果一个修为弱的人在此,恐怕还没被打便已经被活活吓死。“哼”江仁山冷哼一声,“阴阳九剑第七式”言罢,他的身子也动了。江仁山的身上冒出层层的光芒,如同一道道光轮。光轮转动,只见厚重苍茫剑山层层叠叠涌现,一道道剑山在江仁山身前疯狂竖起,如同墓碑皑皑,耸立成林。“轰”一声巨大响声出现,火猿的铜棍与江仁山的玄雷剑相交,发出了惊天巨响,掀起的气浪让周围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倒飞出去。不过,这样的情况经常出现,人族修士和妖兽们不约而同的让开了一段距离,然后继续交战。在这个时候,大家都找到了敌手,正打得如胶似漆,无法分心去管别人。当然,一旦有人腾出手来,周围的敌人便惨了。大战相当激烈,人和妖兽的损伤也特别的大,基本上每一秒钟都有人死亡。江仁山不进反退,剑法变得如梦如幻,直接出现在火猿的背后。“啊”火猿惨叫一声,它的背后被江仁山划出了一个大伤口,正在往外飚血。不过,它并没有退缩,反而变得更加凶残,招招式式全是以命搏命,让人无法近身。火猿的气血极为强大,虽然身上受了伤,但依旧悍不畏死。一分钟过后,它的伤口不再出血,而且正在渐渐愈合。江仁山眼睛一缩,这火猿的血统肯定不凡,有如此强大的自愈能力,肯定不是普通的妖兽。正当他要将火猿一举灭杀的时候,城头上响起了一道钟声,而妖兽那一边,随后也响起了号角声。众人听到钟声和号角声之后,纷纷往后退开。“收兵了”江仁山心中暗道。这是人类与妖兽间的战争,肯定没有那么快结束,因此这第一天只是试探,稍微打一下之后便同时收兵了。双方各自收拾尸体,互不侵犯。当然,这只是在势均力敌的时候才会这样。如果一方大胜,肯定会将对方的尸体全部收起。妖兽的尸体固然全身是宝,可以用来炼制法宝,但人类的尸体对妖兽而言,何尝不是美味佳肴“走,回去”竺永逸看到了江仁山,立即上前说道。陈丕和麻娥此时也浑身浴血的过来了,在江仁山与火猿大战的时候,他们便自寻对手开始杀了起来。当杀红眼之后,顿时将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。此时冷静过后想一想,不由有些后怕起来。再看周围,至少有上千具尸体。这么多的修士陨落,这还是第一次见到。回到城中统计一下人数,竺永逸的小队损失了三个人,尸体给众人看一眼之后,便集中火化了。至于他身上的法宝,则被城主给回收了。或许很快,这些法宝便会当做奖励发给其他人。本书来自品&书#网:

晚上,临海城光火通明,头,还十分的灵活,不像其他的同阶妖兽,根本躲不过他的快剑。此外,火猿的战斗意识也很强,虽然没有修炼过正统的武术套路,但一招一式浑然天成,几乎没有破绽。这样的一个对手,对江仁山的武艺起到很好的磨练作用。陈丕和麻娥见巨猿来了,便自觉的散开,寻找其他同阶的妖兽对战。江仁山有火猿做对手,他们也有相应的对手可以打。当然,在这个过程中,要小心高阶妖兽的顺手进攻。如果在酣战中被其他妖兽给偷袭了,那就大大不妙了。麻娥和陈丕身上都有一枚高级玉符,可以抵挡高级妖兽一击。另外,他们身上还有大量的一次性攻击法宝,危险的时候直接一丢,即便搞不死敌人,也可以从容逃脱。江仁山和火猿再次大战起来。这一战可谓山崩地裂、日月无光。两者都是强者,而是武艺惊人。释放出来的余波,都让周围的人和妖兽难以招架。甚至,两人的战斗引起了沙元霸和广临海的注意。不过,也只是稍微注意了一下而已,如果他们放开手开始打,引起的动静还要更大一些。“咚咚咚呜呜呜”不知过了多久,鼓声和号角声再次响起,火猿退了十余米,哈哈笑道:“今日已经收兵,明天再战”“好”江仁山笑道,“明日便是你的死期,你项上头颅暂且再让你借用一晚。”火猿喝道:“大言不惭,明日是你死期”双方互换了一个冰冷的眼神之后便各自退去,收殓尸体的人出动,开始收回己方战死者的躯体。另外,一些重伤者也被救回。江仁山回到家中一看,麻娥和陈丕全都一身是血,化作了一个血人。不过,这些血都是妖兽的,他们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。“哈哈,真畅快,我感觉我的修为有些松动。”陈丕笑道。麻娥微笑点头,说道:“我也有这种感觉。”江仁山闻言大喜,麻娥已有金丹后期修为,如果有所精进,就是金丹巅峰,距离裂丹成婴,从此长生不死仅有一步之遥陈丕和麻娥有进步的感觉,江仁山同样也有,只是没有他们那么大、那么明显。不过,如果这场战争继续下去,他同样也会有收获。“我不仅对明天的战斗有些期待了。”陈丕说道。与陈丕有同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,一开始那些消极、怯战的人,得到好处之后纷纷按耐不住了,杀敌一天比一天猛。如此五天过去,竟然有不少人的修为直接进了一个阶级。不过,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,大部分人还没享受到修为进步的快感,便被妖兽给杀死了。这种办法对修为的提升虽然明显,但也是一条险路。经过六天的厮杀,无论是人还是妖兽,都伤亡惨重,高阶修士还好说,那些低阶修士已经没几个了。仗打到现在这个程度,那些高手们应该很快就要出手了。这些天虽然打得很激烈,但出窍期的高手们,却一个都没动。可以看出来,他们在相互制衡。因为这些老家伙们一旦出手,这里估计已经保不住了。“陈老弟、小娥,今天你们就回去吧,这里已经不安全了。”江仁山沉声说道。麻娥已经清洁一新,散发出的少女气息让房间里亮堂了许多。“是,师傅,我感觉已经达到了极限,需要好好闭关沉淀一下。”麻娥说道。陈丕点头道:“不错,我也有这种感觉。嘿嘿,估计闭关出来,就会有金丹后期修为了吧。”麻娥瞥了陈丕一眼,但是被后者看见,叫道:“你那是什么眼神啊看不起我啊嘿”麻娥论辈分比他小一辈,年纪也相差了十几岁,但是修为却比他要高一线。难怪陈丕见到麻娥的眼神会跳脚。“我才没这种想法,你不要太敏感好不好”麻娥切了一声后道。陈丕瞪大着眼睛指着自己:“我敏感好吧,我敏感了。”江仁山说道:“事不宜迟,你们现在就走吧。我直接把你们送到本世界,你们通过传送阵去石城闭关吧。”其实,在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,无论是江仁山还是陈丕等人,都是在妖兽世界,因为这里的元力浓郁,便于修行。“走了。”麻娥说道。江仁山拿出如意吊坠,打开通往本世界的空间通道,让陈丕和麻娥钻了进去。“呼明天可以放手一搏了。”江仁山心中暗道。没有陈丕和麻娥这两个后顾之忧,江仁山终于可以放开神识一搏,将阴阳九剑和回元藏空剑法彻底融合,直接斩杀火猿。这些天,陈丕和麻娥之所以能够活到现在,并不是他们运气好,而是江仁山分心照料的缘故。否则,连那些元婴期的人都会莫名其妙身亡,他们两个金丹期的小家伙,又怎能活到现在天亮了,江仁山从门中走出,遇到了竺永逸。“江老弟,沙老今日有吩咐,三级及以下修为的人,以后无需参战了。”竺永逸说道,“咦你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”他只看到了江仁山,却没有见到麻娥和陈丕。“麻娥和陈丕去哪里了”竺永逸接着问道。江仁山随口道:“他们修为有突破的迹象,所以闭关了。”“好了,我还要去通知其他人,你先走吧。”竺永逸说道。江仁山来到白泽等人住的地方,他们五人虽然都受过伤,但都活着。“江老弟来得正好,我估计战争已经差不多到最关键的时候了。后面几天我们呆在一起,到时如果情况不妙的话,还请帮忙出手援助。”白泽说道。贝滨海点头道:“是啊,你逃生的几率比我们要大,如果实在逃不走,我们会掩护你的。不过,如果我们不幸遇难,还请帮忙照顾一下我们的部落和家族。”“你们怎么了怎么说丧气话”江仁山问道。贝滨海说道:“我们只是以防万一罢了。”“江老弟,我们的部落在”伍修文和荷悦欣说出了自己部落的方位,并且拿出了自己的信物,看来他们托孤之言并不是戏言,而是有这样的打算。白泽和哈友桃并没有说,前者的部落位置江仁山已经知晓,后者却是一个散修,家族早已经没有了。“走吧,时间差不多了,不要迟到。”白泽老祖说道。一行人上了城墙,果然发现上面没有低于元婴期的存在了。“杀”等到太阳完全升起之后,双方没有废话,直接开始搏杀起来。江仁山跳下城墙,先杀掉了一只妖兽,随即便被老对手堵住了。毋庸多说,双方打了整整六次,都已经很了解对方的手段了,再次打得风生水起。当然,江仁山的手段很多,要想杀掉火猿并不难,但江仁山觉得它是难得的磨刀石,可以提升自己的修为和剑法之后,便没有动用这些手段。江仁山和火猿开始大战起来,像他们这样交手多次的组合并不少,只要一方没有死掉,第二天就会接着打。“阴阳九剑第一式”“回元藏空剑法”江仁山两种剑法同时使用,身形一时凌厉无比,一时又变幻莫测,在外人看来绝对厉害无比。不过,江仁山自己却知道,两者之间的变化并不圆润,还是有一丝破绽。这些天来,江仁山便是借由火猿给他的压力,完善、融合这两门减法。当然,火猿也将江仁山当做了磨刀石,战斗力也在飙升。不过,一切在今天起了变化。在交战过程中,江仁山感觉自己突然浑身一轻,脑袋中一片空明,手中的剑法却自然而然的使出来了。而且,他似乎没有动用什么元力,但玄雷剑上却

第540章 布置大阵

听到木行老祖的话,江仁山开心的笑了起来。 虽然没有打消众老祖前往混沌空间的念头,但他的目的已经达到,那就是不是现在就去。他相信,只要有足够多的时间,他的修为会更强,会“点亮”如意吊坠更多的传送点,届时无需通过混沌空间,也能去浩瀚宇宙的深处。“奇怪了,下一个传送点到底有多远啊我都进阶化神期了,竟然还没点亮。”想起如意吊坠,江仁山心中便有了疑惑。因为此前他的修为只要提升一个等级,就会或多或少点亮一些传动点,但这次却没有。由此可见,这一个传送点离他所在的位置特别远,以他目前的修为和元力,还不足以支撑起联通两地的空间通道。“好了,不用多想了,现在最要紧的便是将这个火海城建好。”火行老祖见江仁山一副沉默的样子,还以为他还没放弃劝说呢。“据我估计,要想将这个城池建好,会耗费相当数量的材料。以我们昆仑联盟的身价,还负担不起来。”火行老祖担忧的说道。土行老祖说道:“那就慢慢建,先将框架搭起来,然后慢慢完善。或者,先把最核心的地方建好,让我们有个容身之地便可以。”五位老祖的想法很简单,那就只要有一个安全的营地,能够让一些人修炼即可。但是,江仁山的目标却不是这个,他建立城池是要收敛材料、当聚宝盆的,而不是修炼之地。如果想要修炼的话,随便找一个山洞,放一个阵盘就行了,何必费那么大的力气江仁山笑道:“材料不要紧,包在我身上。”“这么多材料,你身上有”五行老祖纷纷惊讶的看着江仁山。后者笑道:“能解决一部分,特别是用量最大的精铁、精金,应该不成问题。其余高阶炼材,估计要联盟支援一些。”五行老祖脸容都是一紧,瞪大着眼睛说道:“你小子身价不菲啊”他们都知道江仁山的规划,要将护城大阵完成,耗费的材料是海量的。“侥幸侥幸”江仁山讪笑道。木行老祖说道:“既然规划已经,那我们便分头行动吧。仁山你将传送阵的启动方法告诉我们,三天后我们在此地汇合。”“好”江仁山点头道。当下,一行人回到本世界,分头收集材料。木行老祖回到了联盟,土行老祖则去了星力世界,在那边的驻地上,存有不少交易过来的材料。其余三位老祖,则去国外的一些修行势力哪里,采购所需的一些高阶炼材。至于江仁山,则拿出如意吊坠,来到了孤寂世界。再次见到江仁山,小奎和小磊变得兴奋起来,纷纷拥过来说道:“老爷你可来了,这里实在太枯燥了,刚开始还好,现在我们浑身难受。不行了,快将我们送回家吧”江仁山笑道:“没问题,等下就将你们送走,回去好好休息一段时间。现在,你们给我介绍一下,这段时间开采了多少材料,老爷我急着用。”“嗯老爷要用材料,要多少”小奎问道。江仁山说道:“数量不会少,先看这里有多少吧。”“好的,那就由我来说吧。”小奎点头道,“目前储备中,精铁有十八万块,精金有十万块”小奎将已经开采到的材料款款说来,其数量让江仁山大吃一惊。他知道这里的材料出产量不会小,但没想到这么丰富。“这是因为之前老爷要基础材料,所以我们将资源倾斜到精铁和精金上。”小磊插言道。江仁山说道:“很好,下面将全力开采其余的矿石。”说完,江仁山拿出了一个玉筒简,上面标明了所需的材料种类。当然,并非所有的材料,这方洞天都拥有,但是只要这里有的,都可以很快开采出来。小奎看完后想了片刻,说道:“老爷,我知道十几种矿石的位置,只不过这些材料相对高端,熔炼不容易,其他材料的开采将会停滞。”“没问题,那些基础材料已经足够了。”江仁山说道,“另外,你们只需要远程控制,不需要来这里了。”“好的。”小奎点头道。江仁山将所有已经炼制好的材料收进储物手镯中,随后启动如意吊坠,带着小奎和小磊来到放逐之地。二灵欢欢喜喜的出去放风了,但江仁山却没有休息,而是派人叫来魏强。魏强虽然也修炼了,但是这么多年过去,已经垂垂老矣。其余跟着他一起过来的侍卫中,也都白发苍苍。“见过王爷”魏强正要大礼参拜,却被江仁山给拦住了,说道:“不用客气了。这次找你来,是要准备搬迁事宜。”“啊又要搬迁了吗”魏强惊呼道,“难道又有什么灾难即将降临”江仁山摇头道:“我只是未雨绸缪罢了,谁知道北方高山里的那位存在,会什么时候脱困我要将核心人物,迁徙到另外一个世界。目前,很快,我便要建设营地了,你召集一些家族的能工巧匠和一些秋水派的年轻高手,准备好物资,随时准备出发。”“大概要多少人”魏强问道。“工匠就派五千人,秋水派抽调两千人。”江仁山说道。人数不少,但是这次要建的城池很大,分摊到各个地方,人就显得多了。魏强点头道:“这么多人,吃喝是个大问题,我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。”“那我给你四十天,你把这件事情办好。”江仁山说道,“对了,一切秘密行事,不要让别人知道。”“我们这么大的动静,不察觉是不可能的。”魏强摇头道,“不过,我只要不说是干什么,随他们去猜测吧。”江仁山说道:“好的,这只是前期阶段,等到城池修到差不多了,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迁徙过去。到那时,还要由你去通知一些与我们要好的家族,问问他们要不要迁移。”“王爷,这一去,我们以后还能回来吗”魏强问道。江仁山说道:“我会拆除两个世界之间的传送阵,至于各城池之间的传送阵可以保留。如果只有几个人想要回来,我可以带你们,人数多了就不行了。”魏强默然不语,半晌之后这才说道:“王爷,属下愿留在这里。”“为何”江仁山问道。魏强说道:“属下这大半生全部在这放逐之地,虽然此地不适宜生存,但我们这群兄弟们已经习惯了。再去别的地方,怕水土不服。我们年纪已经很大了,不再是愿意折腾的时候。”“不行我不知道那位存在何时会破阵而出,也不知道他的秉性,如何放心的将你们留在此地”江仁山摇头道,“你们不用折腾,我要将江府整个迁徙走,到了新城池,你们这些老人们就坐着享福吧。如果想出门转转,可以去星力世界、本世界,我会为你们安排新的身份。”江仁山的拳拳真心打动了魏强,后者说道:“那好,卑职愿去新城,继续操练那些小家伙们。”江仁山含笑点头,魏强等人的能力他已经知晓了,有他们的帮助,可以减少很多事情。偌大的城池,每天发生的鸡毛蒜皮的事情有很多,如果都由他来处理,估计没时间修炼了。随着这些年的修生养息,放逐之地的人口大幅度增长。江府下面的人口,已经达到了三十万。即便不是所有人都要迁走,那也是一个庞大的数字。另外,还有秦家、张家、宫家等家族,也会迁徙部分人口。这样算起来,需要囤积的物资是海量的。江仁山想了想,拿出材料开始炼制储物法宝。进阶之后,他炼制出来的储物法宝容量更大了,只需十个,便能将三十万人所需的物资全部装进去。小奎和小磊修炼一两天之后,便接着帮江仁山做事,远程控制孤寂世界的那些傀儡人,开始开采矿石。将放逐之地的事情全部处理完之后,江仁山回到了妖兽世界,到火海城一看,五位老祖已经在那里等着了。“老祖们久等了。”江仁山歉然道。木行老祖说道:“我们也没来多久,再说这里元力浓郁,正好修炼。”江仁山笑道:“等到火海城建好,你们就可以放心修炼了。”“仁山,你拿了多少材料,这里是我们准备好的,你清点一下。”火行老祖拿出了一个玉筒简,里面记录了他们获取的材料。江仁山将神识探进去一看,发现那些珍稀矿物,竟然几乎全部备齐。而那些普通的矿石,却缺口很大。江仁山笑道:“材料齐全了。”说完,他握住玉筒简,将自己手中的材料补充进去。众老祖查阅了一下,发现材料竟然有相当多的盈余,不由惊讶道:“仁山,你哪里得来这么多材料”他们知道江仁山手中不缺灵石,但问题是如此多的材料,即便有灵石也没地方买。“嘿嘿,以后你们就知道了。”江仁山笑道。五位老祖猜测,肯定是另外一个洞天里获取的。因为还有一个传送阵,他们从未踏足过。念及此,他们决定等到将火海城建好后,就去那个洞天看看。“材料已经齐全了,咱们开始布阵吧。”木行老祖说道,“将阵法布好之后,便可以喊人来建城了。只是这城池如此大,得找多少工人啊”江仁山说道:“工人不用担心,我已经找好了,咱们先把阵法布置好,城池不用老祖们操心。”在布阵之前,江仁山先将这片区域布下了一个幻境,以免在布阵时惊动了其他人。以江仁山目前的技巧,布置出的幻阵十分精巧,即便是五行老祖,都无法轻易看破。五位老祖已经在提炼材料、炼制阵基了,他们都有炫xht

第541章 轻渡阵劫

江仁山这次布置的大阵是独创的,以前从未出现过。 :efefd不过,阵法的基础部分却是相通的,江仁山只是将不同阵法中的精华扣取出来,组合成一个新的阵法而已。当然,布置这样的大阵很有风险,因为旧的阵法已经经过无数人的核实与优化,极少有破绽。即便有破绽,大家都已经知晓,有良心的布阵者必然会将这个破绽掩盖,或者将计就计,在破绽处再布置一个阵法。因此,可以说,这些阵法之所以能流传下来,也有其自身的道理。一个新设计的大阵,特别是复杂的大阵,一般必然有相当多的破绽。不过,江仁山相信,自己设计的这个大阵破绽极少,因为他提前在元脑中模拟、优化过了。是骡子是马要拉出来溜溜才知道,江仁山将阵法完全布置好后,火行老祖说道:“将阵法启动吧,我们分头行动,看下这阵法有没有破绽。”“何须我们自己去找嘿嘿,看吧,自然有人过来闯阵的。”木行老祖笑道。火行老祖闻言显示一愣,随即嘿然笑道:“不错,肯定有好奇的人过来,所以说做人好奇心还不是要那么强比较好。”“未必是人,更大可能是妖兽。”江仁山说道。火行老祖说道:“管他是人是妖,只要来闯阵就好。”江仁山点点头,对五位老祖说道:“老祖们先让开,我启动阵法了。”启动阵法是最关键的,目前大阵虽然勾连起来了,但却差了最后一步。江仁山需要将大阵激发,并且让其流畅运转,整个大阵生生不息,能够自动持续运转了,才表示这个大阵布成。虽说江仁山已经模拟过了,但在此时依旧有些紧张。万一没有激发成功,大阵有可能会失控、自爆,届时不提那威力有多大,单是损失就能让江仁山心中滴血。为了这个大阵,江仁山投入了海量的材料,另外这里还有一个大型灵脉,虽说之前是无主之物,但现在既然被江仁山发现,自然也成为了他的资产。如此大阵自爆,这个灵脉定然不保,这样算起来。如果真的自爆了,江仁山的损失将大到无法统计。五位老祖也心中惴惴,纷纷来到阵外,看江仁山启动大阵。江仁山还在紧张呢,突然他转念一想,突然笑了起来。他笑的是自己,竟然对身外之物在意了起来。虽然这些东西的价值是很大,但只要人在,这些材料很快就能再找回来。灵脉再好,妖兽世界还有很多。有如意吊坠在手,这些物资又算得了什么念及此,江仁山顿时轻松了起来,心境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了提升。五位老祖并没有见到江仁山的神色,但能感知到他境界在提升,不由心中暗惊:“这小子好高的悟性,这境界提升也太快了吧”江仁山心如止水,一道道禁制从他手中冒出,随着他一声轻喝:“起”地面顿时震动起来,一股股庞大的元力波动朝着四面八方涌去。如此庞大的波动,让五位老祖相顾骇然,这动静也太大了即便有迷阵的存在,也依旧无法阻隔。更别说,大阵启动之后,让周围的元力全部强行按自己的原则运转,迷阵自然也就失效了。“乖乖,这么大的动静,估计能吸引不少人来。”火行老祖喃喃道。除开地动山摇之外,元力波动来引起气象变化。原本晴朗的天空,突然风起云涌、乌云漫天,一道道雷电在云层中酝酿。随后,一道拇指粗的xht

分享到:
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,仅供参考,希望对您有帮助!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!